[設為首頁]
中國-廣州·教育導航
  導航:首頁 - 走近山區寄宿生:不吃早餐冬天穿涼鞋被視為“習慣”

走近山區寄宿生:不吃早餐冬天穿涼鞋被視為“習慣”
作者:總裁世界 來源:jeovani 更新日期:2015-3-30

  3月2日,周一,廣西中小學迎來2015年春季學期開學日。與城市學校整齊劃一的注冊報到不同,山區農村小學的開學是在學生們陸續進校中完成的,一般需要兩三天時間。涼鞋、五毛錢一袋的零食、兩人擠睡的床鋪……第一眼看過去,這幾乎是偏遠山區寄宿生的“標配”。寄宿讓他們離校園近了,卻離家庭遠了,難以消除的貧困讓娃娃們早早脫離母親的懷抱,扛著城市孩子難以想象的壓力艱難成長。

  2012年9月3日,在弄勇村弄頂屯,一名小學生背著棉被上學,開始新學期的生活。2015年1月起,弄勇小學統一配置了席子、棉被等臥具,孩子們不再像以前那樣“負重”開學。

  “生”在深山

  3月3日上午,記者從廣西大化瑤族自治縣縣城驅車近三個小時,來到該縣最偏遠的鄉鎮——板升鄉。一路所見之景,與記者四年前第一次來時并無二致。從鄉里“街上”再走三四十分鐘,就來到弄勇村的弄勇小學。

  雖然城市學校已開學一天半,但弄勇小學的孩子們仍在籃球場上“瘋跑著玩兒”,男教師韋華坐在場邊的小凳子上抽煙、發呆,他說“新書沒到開不了課”。校長劉興毅告訴記者,學校有1到6年級學生255名,其中90%以上是瑤族,老師僅有7名。

  學校的營養餐要到3日晚上才開,不少2日就到校的孩子只能靠校園小賣鋪里的零食填肚子。65歲的店主夏金榮抱著熟睡的孫子坐在門口,腳下放了個筐。學生們來來往往進出小賣鋪,一般都是自己從編織袋里扒拉出一小袋零食后,再隨手丟五毛錢、一塊錢到筐里。

  三年級男孩藍成府拿了一袋叫“一根蔥”的零食,沒出店門就撕開袋塞進嘴巴。記者看到,這零食也就是十幾根比筷子還細、指頭般長的膨化食品,散發出一股濃郁的咸辣味,可孩子們都吃得津津有味。藍成府說,這就是他的午餐。

  藍成府家里三兄弟,大哥在鄉上讀初中,二哥也在弄勇小學,讀五年級。由于父母都在外打工,他與二哥只能住校。只有等學校開了營養餐,他們才能真正吃上一頓飽飯。

  在三年級女生宿舍,記者見到了同為10歲的羅秀飛和羅小妹兩個女孩。這里的每間宿舍放5張高低鋪,每鋪有上下兩床。床有一米二寬,孩子們普遍長得矮小,所以每張床能睡兩人,一個宿舍共睡二十人。由于同睡一張床,羅秀飛和羅小妹雖來自不同家庭,卻是彼此最親密的小姐妹。

  秀飛靦腆怕生,面對記者幾乎一個字也說不出口。小妹則能大著膽子介紹秀飛的家境:她爸爸死了,媽媽在家,上有三個姐姐和兩個哥哥,有外出打工的也有還在讀書的。

  說起自己,小妹眼都不眨地介紹:爸爸也死了,媽媽在家,還有四個姐姐兩個哥哥,同樣也是有打工的也有上學的。

  這兩個家境類似的女孩,一個兄妹6人,一個兄妹7人,她們雖同為家中幺女,卻同樣無法享受到一般家庭對幺娃的寵愛,她們早早就開始了在學校的住宿生活,一點點長大。

  圍攏在記者身邊的六七個女孩中,有三個“爸爸死了”。蒙英萍有兄妹五個,爸爸死了,媽媽在外打工。“我也不知道她在哪兒打工,很久才回來一次,好長時間沒見了。”她羞怯地說。

  2015年1月28日,幾名學生在弄勇小學吃營養餐。

  艱辛成長

  山里的寄宿生活,讓孩子們必須學會自己照顧自己。

  3日下午五點鐘,弄勇小學伙房的營養餐終于開了。主食是米飯,副食是白菜炒雞蛋,雖然沒有肉,但依然讓剛過完年的孩子們開心不已。

  由于當晚沒課,晚飯后報到過的一些孩子不愿住宿舍,住得稍近的就再步行幾十分鐘或一個多小時回家。晚上,大約有一百多名學生在弄勇小學住了下來。平時,這些孩子都是周五下午回家,周日下午返校。廣西的深山早晚溫差很大,白天跑跑就出汗,天一黑又冷得令人直哆嗦。而且,山里的飲用水就靠雨水收集,每年的春季都是缺水季。記者當晚要睡在女教師宿舍,水管里流出的一小股涼水冰冷刺骨,讓記者一下子就理解了為啥有的孩子們不洗澡洗臉洗腳刷牙,就直接去睡了。

  孩子們的宿舍是這兩年才建起的新樓,男女分層而居。晚上八點鐘左右,睡覺的鈴聲響起,熱鬧了一天的校園逐漸安靜下來。

  自從2012年初實施營養餐以來,孩子們可以在學校吃上熱乎乎的肉菜米飯了,極大地提高了寄宿生的生活水平,也讓很多貧困家庭更愿意把孩子送到學校去。“畢竟學校管吃管住啊,對農村家長來說,這極大減輕了父母負擔。”校長劉興毅說。營養餐政策實施后,政府規范并提高了“一補”資金。以弄勇小學為例,每名寄宿生每天可用的來自國家的經費為4元的“一補”和3元的“營養餐”補助。“有了這七塊錢,我們可以讓學生中餐、晚餐吃上葷菜了。”劉興毅說。

  即便如此,早餐仍難以解決。不少孩子在校期間保留著“不吃早餐”的習慣。與“冬天的涼鞋”類似,不吃早餐在廣西貧困山區被視為“習慣”,家長和老師們不以為意。

  2015年起,孩子們上學已基本不用花錢了,營養餐讓學校有了更強的吸引力,然而農村寄宿孩子的生活學習水平還遠沒有達到應有的“幸福”。

  2013年12月18日,在弄勇小學,學生們在教室課桌旁的床架上睡覺。當時,學校的宿舍樓正在建設中。

  未來之夢

  3月4日,周三,弄勇小學總算正常開課了,而鄉上的初中也漸漸步入正軌。

  3日下午曾在弄頂屯遇到了15歲的女孩藍金花,她這學期在鄉里初中讀初二。當時她正在路邊放牛,靦腆地對記者說“明天就要回學校了”。

  4日一大早,金花的哥嫂搭乘記者的便車去南寧,乘高鐵去深圳打工。沒想到,金花也跟在哥嫂后面,坐上了記者的車。

  “她不讀書了,非要跟我們去打工,我說讓她去體驗體驗,跟老師說好了,不行的話回來還能繼續讀初中。”哥哥藍繼承說。這個尚未讀完九年義務教育的女孩,就這樣“暫時”輟學了。

  事實上,對念書的興趣不大,是當地不少孩子的普遍問題。記者在弄勇小學辦公室隨手拿起一份上學期期末考試成績登分表,表上學生們的數學成績普遍非常差,滿分100分,考三四十分的大有人在,甚至有十幾分的,九十分以上的只有寥寥一兩人。

  而初二,對山里的中學生而言,更成了一道坎。沒有了初一的稚嫩,亦沒有初三的成熟,家庭經濟的吃力與打工大環境的干擾,讓不少初二學生離開了校園。出生于1988年的藍繼承和妻子都是初二輟學;村民阿友這個春節“結婚”了,新娘是出生于1999年、正讀初二的東妹,兩人正準備一起去廣州打工……

  廣西的大石山區七分石頭三分田,土地貧瘠,曾被稱為“不適宜人類居住的地方”。加之當地“多子超生”現象普遍,不少人家種的玉米產量不高,一年到頭人均收入只有數百元。人多地少,貧困如影隨形,外出打工就成為山區年輕人的“主流選擇”。不外出務工,甚至會被視為“懶惰”。

  記者發現,一些女童早早輟學進城打工,從村里的“留守女童”正變為工廠的“玩具女工”。藍繼承的妻子蒙艷香,這個出生于1988年的女孩,已是三個孩子的母親,8歲的大女兒還是重度地貧(地中海貧血癥)患者。即便如此,她還是要舍棄患病的女兒和4歲、2歲的兒子,跟丈夫去往深圳電子廠打工,每年只能在春節時回家十幾天。雖然隱忍,但不難看出,離別幼小的孩子,她內心的傷感仍寫在臉上。而金花的未來,也可能就是嫂子命運的復制。“廠里需要工人,只要去就能安排上崗。”藍繼承說。

  實際上,工廠對年齡的“不在意”,甚至假身份證的瞞天過海,都能讓這些本應坐在教室的山里娃輕易地站上工廠流水線,流落城市,成為“殺馬特”,成為新一代“農民工”。

  對于未來的夢想,每個山區孩子都有,但打工似乎是承載夢想的唯一橋梁。打工可以帶回來錢幫襯家里,甚至可以與父母在同一個城市同一家工廠或工地……這些都是他們向往的。

  大山深處青年一代的夢想,仍停留在“靠打工改變命運”的層面。

  逃離大山的自由與新鮮是短暫的,背負的生命重擔卻可能代代傳遞。文化知識的匱乏,決定了這些孩子難以實現人生大的飛躍,陷入“打工——老家建房——結婚——生子——下一代留守”的循環。

  扶貧先扶智,教育需先行。一個人、一個村莊、一所小學的未來之夢,期待改變。


報 名 此 課 程 / 咨 詢 相 關 信 息
【預約登門】 【網上咨詢】 【訂座試聽】 【現在報名】
課程名稱
打破第四堵墻的革命 德智EaaS或將帶來在線教育新風
真實姓名
* 性 別
聯系電話
* E-mail:
所在地區
 
咨詢內容

      

相關文章:

Copyright© 2013 www.stnthi.live 廣州教育在線 版權所有
中國·廣州
粵ICP備06023013號

水果传奇试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