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設為首頁]
中國-廣州·教育導航
  導航:首頁 - 教書治學不宜“龍蝦三吃”

教書治學不宜“龍蝦三吃”
作者:總裁世界 來源:jeovani 更新日期:2015-1-30

  現在新出的各類學者講義書中,往往是精益結成者少、倉促而成者多,前沿成果者少、陳詞濫調者多,修訂完善者少、照搬照挪者多

  每逛書店,總能看到講堂錄、講稿、名師講義之類的書,華麗地躺在推薦位置。有些確為學者講稿,有些附以現場答問記錄,還有些把學生作業收錄在內。甚至,有些把發表過的文章或個人網文掐頭去尾,匯編成冊并冠以講義之名出版。這些“講義書”大多有一道絢麗無比的腰封,上列各路“大咖”亮閃閃的頭銜和推薦語,讓人頓感真乃巨著。據出版界朋友說,這是學術書做成暢銷書的不二法門。

  或許因為暢銷,有的老師上一年課,就能出一本書,效率之高,令人嘆服。而僅這一成果,既做講稿,又寫論文,最后出版成講堂錄,可謂“龍蝦三吃”。看似流行的出版現象背后,在一些學界前輩看來則有悖教研規律。教學、科研、著書,一魚兩吃都很為難,何況三吃。史學大師陳寅恪曾想花一年時間對《蒙古源流》一書的錯誤加以校注,卻有心無力,以其在清華大學任教的經驗來看,教書和著書不可兼得。正如他無奈地感慨,“此間功課鐘點雖少,然須與學生談話及閱改文卷等,仍無十分余暇及精神看書及作文。”教學本事遠非你教他聽,甚至我教我出書那般簡單。

  章太炎曾說,學問有“耳學”和“眼學”。前者大概是用耳朵聽來的學問,后者則是自己看書得到的學問。就近代大學制度而論,“期人速悟,而不尋其根柢,專重耳學,遺棄眼學,卒令學者所知,不能出于講義”。這話并非針對當下講義書熱賣現象而發,卻隔山打牛,一發而中。雖用眼睛讀講義書,但得到的大多是“耳學”,少了很多扎實厚重的硬知識。

  當然,教和研并非對立的,本質上也是個互相促進的過程。講義之書亦有不少精品,不過,其精之處,往往不在其是否來自課堂講授內容的轉化,而是授業者以何種心態、何種研究方式、何種內容來完成一部書。更不乏有學者在教學中分享最新研究成果,如此一來,講義不是簡單的課堂實錄文字版,更是有誠意的學術結晶。以此來論,講義書對于傳播新知識、探究前沿問題大有裨益,畢竟多數人難常有親炙名師碩儒的機會。

  事實上,確實有不少經典著述來自于學者多年講課之積累。但在坊間新出各類講義書中,這樣的佳作鳳毛麟角,往往是精益結成者少之、倉促而成者多之,前沿成果者少之、陳詞濫調者多之,修訂完善者少之、照搬照挪者多之。媒體也好,出版商也罷,豈能作為某些粗糙講義書的推廣之手?否則,“龍蝦三吃”無限泛濫,不僅會助長浮躁虛夸的學術風氣,連講義書原有的意義也會逐漸消逝。


報 名 此 課 程 / 咨 詢 相 關 信 息
【預約登門】 【網上咨詢】 【訂座試聽】 【現在報名】
課程名稱
打破第四堵墻的革命 德智EaaS或將帶來在線教育新風
真實姓名
* 性 別
聯系電話
* E-mail:
所在地區
 
咨詢內容

      

相關文章:

Copyright© 2013 www.stnthi.live 廣州教育在線 版權所有
中國·廣州
粵ICP備06023013號

水果传奇试玩